只是如此季节(散文)

今天就是春天。是因为花开了,天气温暖了,冬衣脱下了,还是鸟语花香?也或许不全是,是由于春天在我心。心中的春天,让我觉得今天好像春天,那么就是春天了。

活在当下,不就是这样吗?春天最是宜人,或读书、写作或访友、出游,都让我带着属于春天快乐的心情。有时候,还是会有一些干扰出现,不过也没什么关系,好日子让我可以把睡眠时间延后,那么可堪利用的时间也就跟着增多了。能做自己喜欢的事,多么值得庆幸。

“一年之计在于春”,说得真好。我常想:一颗种子,即使再微小,也蓄积了我们所不知道的强大力量。小小的种子埋在土里,土层厚重,彷佛没有声息,其实,它在默默里穿越了寒冬。

当春风吹起,暖阳照耀,它已经突破了自己的硬壳,抽长嫩叶,和美丽的天地打照面,那绿意是它奋发向上的证明。种子的抽芽和成长,功效是惊天的。种子会发芽、开花、结果,不灰心、绝望,永远以正面积极的态度,给别人以启发和鼓励。

即使没有言语,也以自身的作为,给了最好的榜样。我发现,自己周围也不乏这样的好朋友,有的力行公平正义,有的慈心悲悯,有的热心公益,有的己立立人……他们都是我人生旅程上的标杆,在我奋发前进时,永不觉得孤单。他们像光,指引着我前行,也给了我许多温暖。

在苏东坡的作品中读到《如梦令.有寄》:“为向东坡传语,人在玉堂深处。别后有谁来,雪压小桥无路。归去,归去,江上一犁春雨。

诗意是:请代我向东坡旧邻问候,就说我羁绊在玉堂深处。问东坡:自从我走以后,又有谁来过?是否雪压小桥,阻断了来路?我将归去啊,我将归去,徜徉东坡,江上春雨已落,正是犁地耕种的好时节。纵然只是蔚为一方风景,缤纷了世界,也是我衷心期盼的。

在西宁时,住家附近有间五金行,只要坐车经过,我就会不自觉的张望,我会露出充满幻想的眼神,看那用细竹子捆成一把扫院子的大扫帚,还有没有在卖?然后在车上开始编织我的“秘密花园梦”。那段时间先生总说要搬家,我想得最多的便是,去了那边,院子里要种哪种花呢?嗯,最好全部都是紫色系列的花,深紫、浅紫、粉紫一网打尽,可以天天徜徉在紫气弥漫的花海中。还有,一定要有小型瀑布流水的造景。

年后我们搬进了拥有大院落的房子,前有青山环绕,视野颇佳,尤其晨昏山岚的聚散,秀出千变万化的意境,美不胜收。我告诉先生我喜欢紫色,如果能种花的是一定要多一些紫色的花。结果先生竟说:依你“命格”,紫色花最好不要种,院子也不宜有水景,那……我的“花园”岂不泡汤了。

也罢!既来之则安之,照章定型后的院子要整理得中规中矩,到时候,一定要松柏列两行,外加丁香、牡丹花和一棵榆树,同样风雅,也合我的品味。花呢?只好作为点缀,四季换补些小草花了。中间必须要铺一大片绿草地,每日浇浇水、拔拔野草,就可坐拥美景。

就像住在西宁时,清早捡拾漫步在草端的小蜗牛,以及又黑又大正在啃食矮牵牛花的蚂蝗,还要驱逐爱吃叶子的小蚱蜢。不过,仁慈如我,只是把它们移到野地上,可没杀生喔!如此想着想着,也往往是内心诸多沉寂已久的情绪一一浮出湖面的时候,像水中金鱼吐出一个接一个的泡沫,在表面看似清净的水面上荡起微微波痕。手中洗好一只咖啡杯,前天刚买的,因为缺咖啡豆,所以前去商店,随手买了咖啡糖、滤纸,好奇心催促着忍不住买一个冲奶泡器,然后,我停留在整列杯盘的面前。

西式的杯子有红花绿叶的围绕,金色镶边增加许多气质与高贵的息气,像是欧洲十七世纪的仕女,食指轻掐起弧形的杯耳,红唇小嘴啜一口花茶的芬香。纯白的杯子藏在其中,显得苍白许多,却不难想像褐色的液体注入时,环绕而成的漩涡把白色融于一圆,成为对比简单的色调。我的思绪让我过多地沉溺在各色的花样中起落,绿色的、红色的繁复线条被金色框起,环绕的是复古而精丽的华尔滋,杯沿波纹起伏如扇面的微张,螺旋而上的斜度是浪漫的唐朝,低胸微露的臂膀是透明薄纱轻拢慢挑的古曲,踏在莲花盛开的大帝国中,独有向世人傲然的眼神与姿态。

“我觉得这一只杯子很耐看。店员一直在推荐属于她自己的美感,却让我心中迟疑一会儿,打上一个小小的分号。家中有许多纯白的杯子,这一次,我想换个口味,买个有花有色有诉求的色彩。

灰色玫瑰花的杯子,质感好,却太朴素,像穿丧服的寡妇。也不是只穿黑色、蓝色、白色的服装,现在对红色也蛮有好感。又觉得青春是红色的,可以在灰色的素面上点缀出亮丽,红色是喜气的颜色,也是五行里可用来制煞的颜色,突然找些喜气装扮自己,趁机也提振精神,让生活苦闷中有新鲜的空气,让疲累的眼睛有突然一亮的机会。

灰色,不如红。但太红显得俗气,找个蓝色的花纹,带着轻色粉红的杯子吧!白色的杯子是先生推荐的,说白的杯子才能见出褐色的咖啡是属于那一种透度,浓度,从白中才特别显出色的深浅与清浓,我本来对咖啡兴趣不是特别浓,那一阵子,却被带入褐色的怀抱中,在郁人的香中让灵魂沉醉,郁闷的心暂时得到一些抒解,课业的繁重与生命的刻痕在白烟浓气中发散而出,耗掉不少时间,也消亡不少人生的疑惑与不安。而我却自此保留了喝咖啡的心情,模仿欧洲人喝下午茶的习惯,把咖啡当成是时间的转折,一天之中,心情的起伏有味道的调情,转换的是另一个继续生存的勇气,与再接再励守着繁琐文字的研究论文,在绕不出来却必须找寻出路的思辨迷宫中挖掘新的意义,建立新的架构,然后试着吐出芬芳。

或许人的感觉有所谓的流年,到了生命的某一个阶段,进入新的流年时,命运却赶着人往前跑,无论是好或坏,总之,要与过去不同。也或许,这是我嗅觉改变、好恶更张的时刻?从白到红,从无到有,从无花无色到有花有色,我的人生观也在悄悄宣告改变,命格走向另一种格局,就会开始有不同过往的思维,价值观在命运的牵引下,缓慢变动,反正,变才是不变,变化的起伏与环境的改变,看似无常,才是正常。平凡的人们怎能乞求不变的心情与不变的价值观、不变的生命态度?昨天下午端着白色杯子盛上咖啡,去送给先生的时候却发现他不在书房。

在他桌案上看到一首诗,顺手揭过稿纸去窗下一边品咖啡,一边品诗,在斜阳暖暖的时候。才看几句便觉得精彩至极。先生很少写现代诗了,这种文字对我来说难得一见。

于是在手机上抄下来发了出去,并改动了一个字:“她一定是海/不上岸的潮汐/一定是海/宽宏你来去的涅盘……”我看见潮汐,便改成了小汐,因为小汐是我的名字,我希望他的每一首诗都是给我的。再说,潮汐和小汐有什么区别呢?结果被先生发现,一场争吵不可避免地发生了,吓得妈妈躲在我房间,一直到晚上才肯出来。原本使用的白色杯子此时看起来就有了悲情的味道,像乞儿在追讨过去,祈求未来,彷佛宣告的是过去苍白的历史,纷乱一阵子的思绪有了发泄的借口,统整的心情不再需要纯白,而是要有色彩。

总之,新与旧总要画出分界,过去与未来也在此时互换角色、重新定位,有了新的遵行指标。春雨在滴,汝的心情像花蕊,雨水才知,汝的梦已经澹去。开满伫想,汝的窗墘,伸手承春风在吹。

汝的思念像风吹,据在伊伫的心肝飞。汝的笑容微微亲,像了解幸福的滋味。整理烦乱的思绪,将心境重新规划有条不紊的顺序,其实,也不过是在于迎接下一个充满变化的未来。

变化球是难接的,要用心冷静面对。未来的人生是一道难测的题目,难解的习题,却也可能是简单的画面,但不会是黑白的。原本乱摆的资料,都已归位。

把用了几年的白色杯子放在抽屉里,安分收好,把新的精亮细致的杯盘,新的花朵,蓝色的浪漫与红粉色的热情调配在一起的一只杯,放在眼前。而心中如瓶中的百合,香气绽放出笑容。雁阵们照例横空掠过,渐行渐远,只余下棉絮状纯朴的阴云,空衬出天空的寂寥。

也有跌落的一两声惊啸,闪电样短暂,消失了,就真的不再出现,让偶尔闻到的人,怎能不生出一丝黯淡的心悸?树枝们都尽早地褪去了绿肥红瘦的缤纷衣裳,僵硬地伸展铁条一般枯冷的骨干,春天来了,可它们仍然像抽象画似的立着。躯干被涂了白漆,把姿态的旋律归属给整齐的节拍,使冷凝的扩散也有了统一的次序,恍然生出些性情的欢愉与活泼来。

只是如此季节,缺少了飞扬起舞的欲念,坦率地顺遂了,只顾沉宁地犁开藤萝网布的天空,如一只勤劳的蜘蛛,吐露的尽是闪亮的时光之丝,纤细而柔韧。

初升的光,是起自坎坷。那些由屋檐和廊角构成的高低起伏曲折迂回的路途,遮不住神圣的锐利与明朗。它才从叠瓦堆砖里探出头,便如从碎了的陶罐中泼洒出一样,欢悦地散了一地,又迅急地四处流淌开。

先是丢掉既有的动荡,索性把坑洼的地方都注满了,让寂静的精华,全都浅浅地明亮起来。然后,就倾力开始不屈地攀爬,沿尖的棱角圆的弧边方的线条,悄然浮游伸展,像一枚啄破壳的种籽,在明丽的新天地里,第一次舒畅的呼吸。陪伴它的,只有澄净如水的玲珑时光。

最后,哗的一声,黎明就在这城市里站立起来了。当然,他总是腼腆地绽露微笑,几分青涩,几分害羞,本是即位的巍峨王子,却惶恐犹若闯了祸事的孩童。如懵懂中的清纯,坦荡得惹人怜爱。

只是在春寒料峭时,这样的黎明比往昔更易让人耽念;只是在初春,这样的耽念比往昔更易让人怅惘。一个叫等待的季节里,到处都是忍耐的心。这样隐守滥觞的岁月,愿望都藏在茧里,纵使飞蛾,也明白,篝火的方向深在内心,而不是绵延无边苍远空阔的寒冷世界。

这样想了,走在晴朗的春日里,其实更容易理解:性情的多面,命理的无常,喧嚣的浅薄与珍贵的深涵。在由绿地、廊桥、曲径和木椅组成的街边园林,我看见,一切被光分成两半。一半在清幽的亮处轻浅地摇荡,波澜潋滟,仪像万方;一半在背面的沉凝处安然眠睡,纯净朴茂,憨态可掬。

坐于此处,我不禁温暖地暗想,生命不就是这样嘛?一半在景里,一半在心上。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