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别山首战凋零,王树声敕令:养猪种菜!三个月后剿匪15000

武汉解放后,白崇禧率桂系主力南逃,撤离前夕,他将自己的亲信汪宪叫到跟前,任命他为“鄂豫皖人民自卫军”总司令,让他率数千人马潜入大别山和解放军打游击。早在抗日战争时期,汪宪就跟随桂系部队在大别山一带和日寇打过多年的游击;解放战争中又跟随白崇禧在大别山围攻刘邓大军,因此他对大别山极为熟悉,也积累了丰富的游击战经验。

汪宪率部潜入大别山后,采用封官许愿的方式不断扩充势力,很快就聚集了一万多人,对外号称“十万铁军”。

之后这伙匪军在大别山一带四处烧杀抢掠,不断对进步群众和我军派驻的地方干部下毒手,一时人心惶惶,人人自危。为了肃清残匪,当时的皖北军区成立了六安剿匪指挥部,曾庆梅任指挥兼政委,指挥皖北军区警备第2旅和皖西3分区第7团开赴大别山进剿。

按说解放军4个团的正规部队对付一万多残匪应该绰绰有余,但不料我军却初战失利,而且当地百姓不仅不愿意给我军带路,还把我军的行踪通报给了匪军。

这样一来,我剿匪部队不是扑空就是被敌人伏击,局面极为被动。那么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呢?原来汪宪为了隔断当地百姓和解放军的联系,下达了极为残忍的“三杀”令:给解放军带路者杀;给解放军报信者杀;匪兵被解放军捕获不联名具保者杀。在汪宪的威逼下,大别山一带的百姓为了自保,谁也不敢给剿匪部队当向导。

除此之外,汪宪还组建了多支小保队,专门对进步群众和我军的伤病员下手,给我剿匪部队制造了极大的困难。白崇禧见汪宪在大别山搞得有模有样,心中大喜,先后三次给匪军空投武器弹药和电台。得到补充的匪军气焰更加嚣张。

为了彻底消灭这股匪军,上级决定加大进剿力度,任命时任湖北军区副司令的王树声为鄂豫皖三省会剿总指挥,率领三野24军71师、四野42军126师和皖北军区警备部队对匪军展开猛烈进攻。汪宪得知解放军增兵的消息后,立刻率部缩回了山中,妄图故技重施,在剿匪部队进山途中进行伏击。

不料王树声上任后并没有立刻对匪军进行追剿,而是让部队先进村和乡亲们拉家常,询问他们为什么不愿意给解放军当向导。

经过几天的走访后,终于查明了原因,原来乡亲们害怕匪军秋后算账。当年红25主力撤离大别山后,地主武装“还乡团”就对革命群众展开了疯狂报复,杀了许多人;后来刘邓大军挺进了大别山,乡亲们以为这下有指望了,不料半年后我军又撤走了,地主恶霸又一次秋后算账,杀的人更多了。

有了这两次经历后,大别山一带的百姓心中都没底了,害怕我军这次剿匪又像之前那样来了又走,加上匪军的威逼,因此谁也不愿意给剿匪部队当向导。

为了消除乡亲们的担忧,王树声很快下达了一条命令:所有进剿部队都要养猪种菜,做好常驻的准备。同时还派人四处张贴标语:“土匪不肃清,坚决不收兵!”

王树声此举很快收到了明显效果,乡亲们见部队养猪种菜一副常驻的打算,都放了心,纷纷给部队提供匪军的线索。汪宪深感形势不妙,急忙给白崇禧发电求援:“共军在大别山养猪种菜,他们不走了,弟兄们士气消沉,若无特别援助,卑职恐难潜伏于大别山。

白崇禧看后对身边人说:“共军这次是铁了心,汪宪完蛋了,他那点兵力怎么扛得住呢!”此时的白崇禧已经自身难保,自然没办法再给汪宪“特别援助”了。很快王树声就命令部队以营、连为单位开进大山,在内线控制要点,外线严密封锁,进行分片驻剿。在当地百姓的大力支持下,经过近半年的“拉网捕鱼”式搜剿,我军共歼灭匪军15400多人,匪军头目汪宪也在一个山洞中被抓捕,至此大别山一带的匪军被彻底肃清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