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DP千亿县达38个:6县超2000亿,江苏占16席

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,县域经济也不断壮大,不少经济发达县的GDP总量突破千亿大关。数据显示,38个GDP千亿县中,共有6个县GDP超过了2000亿元。其中,领军的昆山和江阴双双超过4000亿元大关。

昆山在中国综合实力百强县市排名中已连续十余年位居榜首,素有“中国最强县”之称。2020年,昆山全市完成地区生产总值4276.8亿元,现价增速为5.7%;全市新增各类市场主体43.8万户,累计突破93.2万户;工业总产值历史性地迈上万亿元新台阶。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,昆山的人口也快速增长。

苏州市统计局日前发布的苏州市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,昆山市十年人口增加447636人,常住人口总量达到了209.25万人。昆山也成为不少中小城市学习的榜样。例如,据四川当地媒体报道,今年4月起,自贡市在党史学习教育中,广泛开展“对标昆山”学习讨论活动。

5月7日,自贡市委书记范波率队赴昆山考察时表示,自贡提出了要“近学成都,远学苏州,对标昆山”。昆山之后,是苏南无锡的“王牌”县江阴。2020年,江阴全市实现GDP4113.75亿元,增长3.0%。

其GDP总量与昆山的差距由上一年度的44亿扩大为163亿元。不过,由于江阴总人口为177.95万人,因此人均GDP高达231184元,而同期昆山为204387元,两相比较,江阴高出不少。其他县市与这两强差距甚远,其中,共有4个强县的GDP处于2000亿梯队,分别是张家港、晋江、常熟和慈溪。

其中,2020年,慈溪全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008.30亿元,同比增长4.8%,成为浙江首个GDP超2000亿元的县。目前,慈溪拥有3家国家级单项冠军企业、2家浙江省“隐形冠军”示范企业、15家浙江省“隐形冠军”培育企业、7家宁波市单项冠军企业(含国家级3家)、54家宁波市单项冠军培育企业。除了这6强,宜兴、长沙、浏阳和义乌分列7到10位。

目前义乌的居民可支配收入水平相当高。今年1月27日,国家统计局义乌调查队发布数据,2020年义乌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71210元,首次突破7万元大关并继续领跑全省。其中,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迈上8万元新台阶,连续14年领跑全国县级市;农村常住居民可支配收入迈上4万元新台阶。

目前,义乌的全体居民收入数据,已经超过了北京、深圳、广州三个一线城市,仅次于上海。较高的收入水平也吸引了大量外来人口流入。2020年,义乌市常住人口185.94万人,比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时的123.4万人多出62.54万人,增长50.68%。

杭州规划委员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汤海孺分析,义乌原来就是小商品之都,现在在积极向电商转型,快递数量、电商直播都很突出。从38个GDP千亿县的区域分布来看,东部沿海达到32个,中西部地区6个。从具体省份来看,38个县分布在江苏、浙江、福建、湖南、山东、河北、江西、贵州、陕西共9个省份。

其中,第二经济大省江苏最多。虽然南通下辖的海门2020年撤市设区,江苏GDP千亿县少了一个成员,但2020年依然达到了16个。江苏的千亿县中,不仅包括苏南的昆山、江阴、张家港、常熟等强县,也包括了苏中地区的启东、如皋、海安等地,苏北地区也有邳州和沐阳入围,这是苏北地区首次出现了千亿县的身影。

第四经济大省浙江的千亿县达到了9个,其中慈溪和义乌入围前十。浙江的千亿县,分布也比较广,宁波、嘉兴、温州各有2个,金华、绍兴和台州各1个。县域经济发达、GDP千亿县数量多的地级市,在全国城市GDP的排名中也比较靠前,比如泉州拥有晋江、南安和惠安3个千亿县,此外下辖的石狮的GDP也超过900亿,因此泉州经济总量高居全国第18位。

南通拥有4个千亿县,还有已经改区的海门,因此南通进入到GDP万亿俱乐部行列。苏州拥有4个千亿县,其中3个GDP位居全国县域前5,苏州全市GDP位居全国城市第6位,被外界誉为“最牛地级市”。日前,湖南省委办公厅、省政府办公厅印发《长株潭一体化发展五年行动计划(2021-2025年)》,《行动计划》提到,“强化长株潭中心区带动能力。

着力提升长沙省会城市首位度,支持长沙县撤县设立星沙区,拓展城市发展空间,加快建设国家中心城市” 。童中贤说,虽然长沙县也归长沙市管,但从构架上看还是有所不同。县相对自主性更强,而改成区有利于统一规划发展。

江西的南昌县与长沙县类似,均为市县同名,这类县域一般与所在的中心城市空间距离很近,城市建设连为一体,未来撤县设区的可能性都比较大。牛凤瑞说,如果主城区的实力比较强,有比较强的辐射带动作用,那么有些县域改区,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。作为一个县域来说,与中心城市融为一体后,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。

牛凤瑞分析,经济强县需要资源禀赋,包括区位、矿产资源、特色产业等,这是一个区域发展的基本条件,如果再有好的政策和思路,就能成为现实。长沙县和南昌县距离省会市区近,这就是此类县发展的一大优势。这些县通过依托中心城市来发展自己,省会城市的发展,也会带动周边县域的发展。

牛凤瑞说,长沙的几个县以及南昌县,它们的产业结构与中心城市的联系十分紧密,它们实际上是中心城市的一部分。而像贵州的仁怀和陕西的神木,有矿产资源和特色产业,它们的产业相对自成一体。责编:陶纪燕 | 审核:李震 | 总监:万军伟。

相关文章